當前位置: 首頁 ? 政策動態 ? 陳柏峰:法治社會建設應有強辨識性的任務

陳柏峰:法治社會建設應有強辨識性的任務

[摘要] 法治社會建設主要是公權力運作系統以外的社會生活的法治化

從習近平總書記在首都各界紀念現行憲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提出“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到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體學習時對“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政治意義和理論內涵的闡釋,再到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增強全民法治觀念,推進法治社會建設”,中央將法治社會建設作為政治命題提出,其建設方向是明確的,方案也是具體的。對“法治社會”內涵的理解,可以從“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的政治命題中汲取資源。法治國家、法治政府與法治社會共同構成了“社會主義法治國家”這一依法治國總目標的有機組成部分。三者之間各有側重,又緊密聯系。法治國家建設立足于構建和完善國家權力的基本構造,法治政府建設著力于政府權力的具體運行,法治社會建設主要是公權力運作系統以外的社會生活的法治化。
法治社會建設應有強辨識性的任務:引導公眾有序參與社會治理、維護良性的物質文化生活秩序、調適基本公共服務資源的供求、界定社會組織的適當行為空間、維護傳媒功能發揮的良好秩序等。法治社會建設也有著明確的價值目標追求,包括社會自由、社會平等、社會福利、社會正義等。在法治社會建設中,不同主體應當承擔不同的功能,應當在角色分工基礎上,有效整合政府、社會組織、企業、律師等法治社會建設主體的力量。

歡迎發表評論!

乒乓球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