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法學與法教義學

社科法學與法教義學的興起,是當代中國法學發展的新趨勢。歷史傳統、研究進路和知識偏好上的顯著差異,使得社科法學與法教義學之間形成了激烈的爭論態勢。但意氣化的爭論無益于學術發展,只有建立在彼此了解基礎上的良性互鑒,才能在促使自身完善的同時提升中國法學的學術競爭力。

7篇文章

謝海定:法學研究進路的分化與合作——基于社科法學與法教義學的考察

謝海定

  (謝海定,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法學研究》編輯部) 近年來,中國法學研究日益呈現出兩種研究進路之間的競爭。以一些理論法學者為代表的社科法學倡導者,強調“不斷從各個學科汲取新的知識”去“發現法律制度或具體規則與社會生活諸多因素的相互影響和制約”;[1]而以一些部門法學者尤其是民法、刑法學者為代表的法教義學倡導者,則強調以法律文本為依據,“遵循邏輯與體系的要求,以原則、規則、概念等要素制定、編纂與發展法律以及通過適當的解釋規則運用和闡釋法律”。[2]前者預測,若按照目前的法學發展趨勢樂觀估計,“大約30年后,法教義學研究--有別于教學,很可能不再能進入中國頂尖高校法學院頂尖學者的視野,相關的研究會轉移到二流或三流法學院中去”。[3]后者也斷言,如果“法學研究不能確立或者至少是理解法教義學的視角,中國未來的法治很難讓人有樂觀的期待”。[4]那么,社科法學與法教義學的分化與競爭是如何形成的?競爭主要觸及哪些問題?如何評價它們之間的競爭在中國法學發展方面的意義?對這些問題的思考,既有利于如筆者這樣的“騎墻派”不至于陷入面對雙方攻防混戰局面時的無所適從之境,或許也可以激發論戰者將自己的立場、前提、論證及目標指向都更加清晰地表達出來。由于社科法學、法教義學的提出以及二者之間分歧的形成是在改革開放以來的歷史過程中發生的,它們本身也是這一時段中國法學分化發展的重要表現,因此將它們放置于中國法學發展的大背景下進行解讀,可能是一種相對適當的方式。基于上述考慮,筆者先回溯社科法學與法教義學分立的形成過程,然后梳理二者之間相競爭的具體問題點,最后嘗試歸納這場正在發生的競爭所提出的問題及其意義。   ??? 一、社科法學與法教義學分立之形成 20世紀70年代末,隨著“文化大革命”的結束和法律制度的恢復重建,法學研究也開始了恢復重啟的旅程。隨后,在涉及法的階級性和社會性、法…

陳柏峰:社科法學及其功用

陳柏峰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青年長江學者

[摘要] 社科法學的基本任務是要為中國法治建設服務,這決定了社科法學必須圍繞法治實踐展開,為理解中國法治實踐展開的宏觀背景和社會基礎服務,這決定了社科法學的實踐性品格。社科法學運用社會科學的理論和方法來分析法律問題,強調“不做正確的調查也沒有發言權”,強調社會科學方法的正確適用,讓立法更符合社會實際,讓法律實施手段更具有現實性,對不同理論和方法采取實用主義的態度,以擴展研究法學問題的知識界限和方法論。它力圖在運用社會科學理論和方法分析現實經驗的過程中,成就從中國實踐出發的法治和法學理論。

蘇力:中國法學研究格局的流變

蘇力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摘要] 在思想和學術的市場上,我相信的是自由競爭,這場競爭已經開始。社科法學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以有說服力的簡單便利的理論,以及有效可行的解決問題的辦法,來爭奪法律學術的和法律實踐的受眾。而時下社科法學的最大問題是,特別是在諸如刑法和民法這些領域在司法實踐上同法教義學競爭時,社科法學還沒有拿出足夠數量且更令法教義學者信服的學術成果,拿出來的至少還不像拉倫茨、考夫曼、李斯特那樣令中國的法教義學者信服的成果。因此,社科法學學者必須持久努力,更要做好與法教義學競爭的準備。

李晟:實踐視角下的社科法學:以法教義學為對照

李晟

  在近年來的中國法學中,社科法學研究日漸興起,產生了諸多引人關注的成果。與此同時,法教義學也持續產生著學術影響。最初社科法學與法教義學基于各自不同的學術旨趣和視角,所討論的問題域分離多于重合,相互之間并無太多互動。但是,隨著中國社會的變遷和法治實踐的推進,現實中生成的具有理論挑戰性的問題不可避免地擺在了兩種學術研究進路面前,雙方的分歧也更明顯地凸顯出來。而有了分歧,也就有了針鋒相對的交鋒和追求各自更大學術影響力的競爭。競爭雖然在學術領域展現,但是又并不局限于學術領域。法學研究有著必然的實踐指向,需要回應并指引法治實踐。社科法學雖然強調學術性,但是并不是為學術而學術,而仍然是為社會而學術。[1]法教義學也同樣如此,追求的不是概念游戲,而是通過完善法律的適用而促進社會的治理。[2]基于不同的學術范式,雙方可能會致力于在不同層面推進法治實踐,這構成競爭的實質,雙方都力圖通過學術的競爭而能夠以自己所期望的方式推進法治實踐。因此,本文主要從“對于法治實踐的回應與指引”這一角度看待社科法學。作為希望回答“什么是你的貢獻”的學術進路,社科法學不會在理論的空中樓閣中自說自話,而是立足于中國法律實踐做出回應。基于此,本文將通過認知法律實踐的基本立場、指引法律實踐的運作形式、承載法律實踐的法學教育與職業市場這三個方面,具體展開對實踐視角下的社科法學的描述,并在同法教義學的對照中使其更為明晰。   ??? 一、法律實踐的基本立場:“地方性知識”與“普世價值” 社科法學作為一個松散的學術共同體,吸納了許多支流,其并不是某種有意為之的學術規劃的結果,而是一系列隨機因素共同發生作用的產物。在豐富駁雜的社科法學支流中,興起最早也最為突出的是法律社會學。以“本土資源論”為代表的法律社會學研究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就引起了學術界的關注,并帶動一系列主要圍繞鄉土社會中的法律與秩序所展…

熊秉元:論社科法學與教義法學之爭

熊秉元

[摘要] 教義法學和社科法學的相對關系,非常類似于規范式思維和后果式思維。社科法學,可以說是教義法學的基礎;而教義法學,可以說是社科法學的簡寫或速記。在教學和實際運用時,不必每次都追根究底,由社科法學中找理論基礎;由各種教義出發,可以大幅降低思考和操作的成本。朱蘇力指出了傳統教義法學的缺失,可以說踏出了第一步;第二步是要找到替代方案,找到更好、更有說服力的方法論,為法學界的工具箱更新武器配備。必要時應當讓證據來說話,在后果中權衡價值和利益得失。

乒乓球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