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思想碰撞 ? 韓志明:街道空間的利用及其多元治理機制 ——以行動者為中心的分析

韓志明:街道空間的利用及其多元治理機制 ——以行動者為中心的分析

[摘要] 街道是城市中最重要的公共空間,包含了豐富的物質和精神元素,構成了多樣化的空間形態,具有復雜精妙的社會功能。不同的社會主體基于不同的目的以不同的方式利用街道空間,形成了不同的社會過程、社會關系和社會后果。本研究以行動者及其關系為中心,立足對街道空間及其治理行為的多樣性觀察、體驗以及思考,對利用街道的社會行為進行類型化分析,將其間目的性活動分為四種類型。通過深入分析街道空間中行動者社會行為的生產與再生產機制,具體包括社會行為的規則系統、實現機制、關系建構和溢出效應等多個方面,提出利用街道空間的對策和建議。對街道空間中社會行動者及其行為的類型化分析,可以更好地理解社會主體與社會空間之間的相互建構,對實現更富人性化和更高效率的城市管理有著重要的啟示和借鑒意義。

 

 

空間是人類存在的基本方式,空間是社會的,也是政治的;空間是靜止的,也是變化的。作為一種特殊的空間類型,街道是城市中習以為常的存在,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社會元素。街道是城市肌體的血管,為各類社會要素的流通提供通道,維系著城市的新陳代謝。街道也是城市的神經系統,感受和觸摸著點滴細微的社會變化。街道還是社會行動者粉墨登場的舞臺,展現著萬花筒般的人生劇目。人是街道中的能動性主體,街道與人相互影響,共同演繹出街道的萬千景觀。因此有關街道的研究是對空間政治的微觀考察,對于理解城市治理及其過程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目前對于街道空間及其治理的研究,已有的文獻多從文化保護、科學規劃、景觀設計和空間改造等角度闡釋街道的面貌、功能及其發展前景,但卻很少對街道空間的經濟、社會、政治和文化等功能進行系統研究,也缺乏對街道中的行動者及其活動的充分關切。無論什么樣的街道,都是人類活動的載體,是行動者利用的對象,但街道也或微弱或強烈地影響著活動于其間的人,更需要通過的良好的治理來實現其多樣化的社會功能。本文以行動者為中心,立足于對街道及其利用的觀察和調研,通過對行動者利用街道的行為進行類型化分析,深入識別并揭示現代城市空間治理的基本策略和方法。

一、街道、街道空間中的行動者及其關系

街道是什么呢?不同學者有不同的定義。簡·雅各布斯認為街道“寄寓在城市的腹中”,“是一個城市的最重要的器官”。[1]B·魯道夫斯基強調城市無法脫離街道而獨立存在,認為“街道是母體,是城市的房間,是豐沃的土壤,也是培育的溫床。”?[2]列斐伏爾把街道比喻為“即興的戲院”,在街道里“人既是場景,又是觀眾,有時還是演員”,強調“街道是流動發生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是城市生活存在的根基。”[3]蘆原義信則認為“街道就像是住宅中的走廊”,[4]是家的延伸,是人們進行公共生活的重要空間。

街道是怎樣起源的?史學家認為,原始人在定居點與狩獵場間來回穿梭,就慢慢形成了道路的濫觴,頻繁進行剩余產品的交換,就漸漸形成了街市的雛形。隨著人類協作分工的精細化、交往行為的經常化以及生活方式的復雜化,建筑物越來越多,道路和街市也日漸發展和升級。街道縱橫交錯,向四面八方延伸,使各種城市要素獲得聯系和關系。道路猶如一張巨大的網,把住宅、商鋪、綠化帶、交通設施、車輛和行人等元素有機串聯起來,給城市帶來清晰可見的形象。

正如凱文·林奇所指出的,道路是“具有統治性的城市要素”,是大多數人城市印象中“占控制地位的因素”,[5]人們根據道路來了解和認識城市,各種城市景觀通過道路而聯系起來,組合而成各具特色的城市空間,也建構起人們對于城市的感知和印象。“當我們想到一個城市時,首先出現在腦海里的就是街道。街道有生氣,城市也就有生氣;街道沉悶,城市也就沉悶。”[1]人們進入一座城市,首先要做的就是認路,借助街道來定位自己,識別方向,通過街道來感受和認知城市,是喧鬧還是寧靜,是擁堵還是順暢等。

城市中的街道規模大小不一,空間結構各異,功能錯綜復雜,但追根溯源,每一條街道都有自己的歷史,都是歷史形成和發展起來的,都有自己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街道的歷史既是一部城市的演化史,也是一部人類文明表現史。城市中的大多數街道都是過去形成并遺留下來的“老舊”街道的翻修重建、規模延伸和功能發展,這些街道的族譜承載了城市成長的歷史。從遠古過去到發達的今天,街道與城市一樣發展,繁衍生息,圍繞這人們不斷變化的需求而調整和變化。街道的形成既有自下而上的構建,正所謂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也有自上而下的建構,比如要想富,先修路,交通是發展的重要基礎設施,政府通過精心規劃而建設新的街道以及城區。

街道具有什么特征?如果說建筑物是靜止的和封閉的場所,是要讓人們停留下來,與別人(或他者)隔離開來,那么街道則是流動的和開放的通道,為人們的活動提供媒介或憑借,也讓人們彼此融入他人之中。街道是社會的公共物品,向所有人開放,是社會元素和功能高度集中的區域,是城市社會中最重要的公共空間。街道連綴和拼接起城市的基本面貌,反映出城市文明的水平和品質,也衍生出不同的社會景觀與意象。無論具體的街道是什么樣,街道都具有如下共同的屬性:

一是公共性,城市街道是開放的公共空間,是社會中最為典型的公共物品,不屬于任何特定的個人或組織,所有人都可以無條件無償地利用它(實際上限制人們的利用實際上是不可能的),所有人利用它的權利都是平等的,當然也同時負有維護街道秩序和安全的義務等。

二是可見性,建筑物建立起里外之分的區隔,制造了看不見的內部空間,但街道是透明的,一眼望過去,幾乎所有的街道都是一樣的,街道的要素都可以盡收眼底,都在“街道眼”的注視、監督與保護之下,不同的街道只是街道基本元素的不同排列組合。

三是不確定性,街道為每個人所享用,蘊含著巨大的偶然性與不確定性,因此街道又是模糊的和不透明的,大量陌生的人群聚集在開闊的街道中,基于不同的目的而利用街道,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無法預料的事情,也不知道會產生什么意想不到的結果。

四是可變性,街道的元素千變萬化,不同的人、不同的社會行為和不同的要素等聚集在一起,形成不同的排列組合,給街道賦予不同的內涵和色彩,構建起街道不同的形態和功能,經由建設、管理到維護以及更新等,所有的城市街道都處于持續的變化之中。

五是包容性,街道猶如巨大的容器,收納一切,既能容納各種外來的要素,又能將各種東西“輸送”出去,也能順應各種緩慢或激烈的社會變化,化解不同社會行動者間的緊張和摩擦,還可以紓解人們的精神壓力,具有減壓閥和緩沖器的作用。

街道的主人是誰?最簡單的答案就是看誰在利用和管理街道。觀察和理解任何一條普通的街道,除了穿梭不息的車輛,最主要的就是來來回回的行人,這或是成群結隊追逐嬉戲的小學生,或是西裝革履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或是懷抱嬰兒悠閑自在信口閑聊的大爺大媽等。人是街道的主人,是賦予街道氣質和靈性的關鍵因素。如果沒有了人及其活動,街道就純粹成為車輛通行的柏油水泥設施,顯得僵硬、生冷而蒼白。一座城市是其所有市民共同享有的城市,一條街道也是所有利用此街道的社會行動者的共有財富。

街道的建設者和管理者分別是街道的提供者與維護者。街道的建設是利用街道的原點和基礎,街道的維護是利用的條件和持續。建設不好沒得用,管理不好沒法用,使用的效率也低。建設者和管理者影響著對街道的利用。街道的建設者、管理者和使用者不完全是相同的人,建設者和管理者在日常生活中也使用著不同的街道。街道建設好之后,建設者的任務便完成了,街道就交接給了管理者和使用者。當街道出現破損或需要擴建時,建設者又可以回來成為維修者和擴建者。如果說街道的建設者是相對明確的市政工程建設者的話,那么街道的管理者則是多元化的社會群體,具體包括交通管理者、街頭執勤的警察、帶著紅袖章的志愿者大媽、環衛工人、街道和社區管理者以及城管執法隊員等。

就像是早期的狩獵活動和物物交換帶來了原始的街道,人類的活動及其特性定義了街道的功能及其景觀。人們利用街道的活動潤物無聲地塑造著街道,比如流動商販把緊鄰新建小區的街道變成路邊菜市場等。一條人跡罕至的街道無疑是巨大的浪費,但對街道肆意的或過度的利用也會帶來問題,比如運輸渣土的卡車把剛剛修建好的道路碾壓得坑坑洼洼,使得附近居民的通行變得更加麻煩。城市居民的典型性活動,會給街道帶來不確定的重要影響,比如大中小學的開學或放假、重要節慶活動游客的涌入以及春節前后農民工或外地人候鳥式的遷移等,也都臨時性地界定街道的情境:時而人潮洶涌,擁堵不堪,令人焦躁,時而又人去街空,留下空蕩蕩的長街,引人思緒飛揚。

人及其活動塑造了街道,街道也反過來塑造著人。就像街道規定著車輛和行人的方向及其速度一樣,街道是一種高度開放的秩序體系。街道的運行和管理規則,給寄身其中的人強加了規范和約束。在成熟的城市社區中,臨近的街道就是社區體系的有機組成部分,社區居民相互之間知根知底,很大程度上具有熟人社會的特點。其中“街道眼”無處無時不在,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在街坊鄰里的注視之下,受到社區規范體系的調節和控制。隨著城市管理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比如通過高清攝像頭將個人違反交通規則的行為記錄下來,將給個人行為施加更加精密的約束。而且,相對成熟的街道擁有更加豐富的社會資本,孕育著更多的關愛與包容,在這里人們更容易尋求到幫助和支持,比如寄存東西以及聚堆閑聊等,甚至陌生人也能感受到其中的熱情。

在快速的城市化進程中,街道也在經歷著光怪陸離的變化,不僅街道的路面、交通信號燈以及綠化帶等經歷了若干次的重整和返修,街道兩邊的門面和店鋪更像是“城頭變幻大王旗”,更新換代。像蜘蛛網一樣密密麻麻的街道,劃定了城市其他要素的方位,延伸到城市的各個角落,呈現出更加多樣化的景觀,比如各種耐人尋味的“斷頭路”。人們從不同地方聚集到城市中來,街道上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擁擠和嘈雜。城市的規模越來越大,社會的陌生化程度與日俱增,城市生活的節奏越來越快,工作和生活的壓力越來越大,焦慮和失落也越來越多,對城市的厭倦和逃離也越來越嚴重,其中最典型的反應就是沖出城市,走向鄉村。

街道是個人“親切經驗”的組成部分。[6]空曠或繁忙的街道也是詩意飛揚的地方,寄托著個人放縱不羈的幽情與想象。詩人和藝術家等走向街道,把自己淹沒在茫茫人流之中,感受城市中幽暗而私密的點點滴滴,培育著激情和靈感。對于大多數人來說,街道不過是鋼筋水泥叢林中的逼仄縫隙,里面充斥著令人眼花繚亂的人流、尖銳刺耳的汽車鳴笛聲、無處不在的商業氣息以及暗流涌動的物質欲望等。街道越發變成為壓制、異化和荒誕的集合體。“街道芭蕾”已經成為歷史的陳跡,街道的靈魂已經不復存在,逃離城市,回歸自然,到田園牧歌中尋找身體和心理的慰藉,成為城市化時代的重要音符。

二、四種類型的街道利用及其內在邏輯

人們利用街道,在街道中從事不同的社會活動,不同的社會活動包含著不同的目的和手段,形成不同的社會關系,帶來不同的社會后果。依據目的和功能不同,對街道的利用主要可劃分為四種類型,不同的利用類型包含了不相同的典型性行為以及相應的特性。當然,這四種類型顯然無法窮盡所有的利用形態,而且這也只是對利用街道行為的簡單化歸類。實際的街道承載著多樣化的功能,同一街道也可以應用于不同的目的性活動。

(一)交通出行類利用

交通出行是街道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功能,也是街道成其為街道的應有之義。街道向每一個人都敞開懷抱,每個人通過街道出行的權利都是平等的。在城市中,個人的出行都是依賴于縱橫交錯的各式街道,尤其是那些起著交通運輸主動脈作用的街道。作為最廣泛使用的公共必需品,街道把出行者輸送到任意他想要去的地方,比如忙忙碌碌的上班族,早上穿過曲折的街道進入辦公室,下班后又經過街道輾轉回家,兩點一線之間如潮汐般周而復始;早起上課的學生跟隨著接送他們的家長,雷打不動地重復著每日的路程和街區,在穿梭街道的過程中而慢慢成長。

街道為出行者提供著基本的設施,包括寬闊的路面、安全的道路護欄以及各種交通信號設施等。隨著社會時代的變遷,人們的出行方式不斷演變,對街道資源及其配置的需求也在不斷地改變。從古代的歇馬驛站和客舍茶館,到現代的地鐵、高架橋、高速服務區與智能交通信號系統等,街道以及街道的要件也都與時俱進,反映或體現出社會需求的巨大變化。完善的交通規范條例、有效的交警現場疏導、合理的人車分流、潮汐式的車道變更、適當的封閉式護欄隔離等措施,都是為了滿足秩序和安全的需求。城市規模越大,實現這些需求的難度越大,提出的挑戰也越大。

街道的出行隨時面臨著擁堵以及交通事故的風險。城市規模在持續地擴張,私家車數量還在順勢增長,交通擁堵問題愈演愈烈,雖然路面拓寬了,立交橋多了,車輛限行了,信號燈越來越先進了,但仍難以解決嚴重的擁堵難題。駕駛證日益成為都市人生活的標配,但各種類型的“馬路殺手”也越來越多,擁堵的路況以及搶黃燈、亂插隊、頻繁變道等催生了所謂的“路怒癥”,給個人和社會都帶來更多的焦慮、煩躁與抑郁。斑馬線上車輛與行人都爭分奪秒,“中國式過馬路”仍是不陌生的“風景”。

(二)營銷交易類利用

街道自古就是市場活動的集中地。街道將銷售者和消費者串聯在一起,為市場交易提供了空間,雖然現代電子商務正在顛覆傳統的實體店,但是街道方便、快捷和靈活的市場優勢仍然是難以完全被取代的,比如上班族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順便到路邊的商店購買一些生活必需品;對于不太習慣于網購的中老年人來說,路邊商店仍然是他們青睞的購物場所。精心布置店鋪門臉的店主、白天街角游擊式占道經營的無證商販、夜晚路燈下見縫插針的擺攤者、穿梭在車流人流中亂發小廣告者等,都“各顯神通”地利用街道來做買賣。

在商業的眼光下,街道的任何空隙都具有可利用的價值,進而形成了對街道利用的多樣化行為,比如臨街的店主總是傾向于把琳瑯滿目的商品堆在門外的便道上,沒有店面的商販和擺攤者搶占有利的地形開展業務,張貼小廣告的人把難以揭下來的貼紙廣告粘在燈箱、站牌甚至地磚以及共享單車上。這樣將公共的街道轉化為私人的經營場所,形成了開放而混亂的交易空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市場就成為人們競相追逐利益的舞臺。其中營銷者獲得了利潤,消費者滿足了需求,也是各得其所。

街道空間是有限的稀缺資源,也是社會行動者競相爭奪的對象,但由于街道的開放性和公共性以及弱規則性,對利用街道的行為缺乏有效的規范和監管,街道中的營銷和交易行為很容易帶來無序競爭、環境污染和坑蒙拐騙等結果:比如臨街的商店把音箱擺到人行道上,播放著震耳欲聾的推銷廣告,帶來嚴重的噪音污染;街頭電線桿或公交車站牌上的“牛皮癬”小廣告總是撕了又貼,貼了又撕,一層一層覆蓋上去;流動的攤販穿梭在密集的人流中,專門挑人推銷他們假冒偽劣的商品。

(三)休閑商旅類利用

每一條街道都沉淀著歷史,蘊含著文化,體現著風情,地向四面八方遠道而來的游客展示著自身,吸引著海內外的各色人等,比如黃浦江畔的外灘萬國建筑博覽群正是百年上海灘歷史的縮影,意式風情區和五大道的小洋樓則是近代天津歷史文化的見證,北京的潘家園市場和天津的古文化街為慕名而來的文化古玩愛好者提供“淘寶”的誘惑。通常,一條濱水臨河的步行街、具有傳統地域特色的食品街或者一條花鳥魚蟲交易街,都是普通市民、相關愛好者或旅游者流連忘返的地方。只要熟悉城市的情況,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一條心向往之的街道,去發現吃喝玩樂的好地方。

著眼于休閑觀光的社會行為,對街道的關注主要是聚焦在歷史建筑、文化古跡、名人居里、市民廣場、街心雕塑以及特色美食等具有特色的東西。在街道上,人們能夠放松心情,悠閑漫步,游玩觀光,品位街道,獲得獨特的體驗與觀感。就此而言,任何街道都不可能同其周圍的環境分開,街道必定伴隨著臨近的建筑而存在,建筑的排列形成了街道,建筑的秩序感形成街道的美。街道空間中豐富的文化和藝術元素,建構、呈現和傳播著街道的特色及其美感,為人們提供了休閑娛樂的處所。

對街道的休閑商旅類利用,是許多歷史文化名城(比如西安或北京等)市政建設、城市規劃以及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務的重要內容。其主要問題在于,如何加強對傳統風貌街道的保護和利用,提高文化服務的品質和內涵,減少街道旅游觀光中的不文明行為,減少旅游觀光對周邊居民的影響等。由于歷史文化保護的需要,休閑商旅類利用與營銷交易類利用相得益彰,但會與交通出行類利用存在矛盾沖突,比如對傳統風貌街道的保護往往會影響其更新改造,不利于提高其交通出行能力。

(四)生活服務類利用

街道空間容納著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美好的街道是熟人社會的生活圈,是左鄰右舍頻繁互動的絕佳地方。阿蘭·雅各布斯認為“城市之所以存在,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社交”,街道是“非常重要的社交場所”,“一條偉大的街道必須有助于鄰里關系的形成:它應該能夠促進人們的友誼與互動,共同實現那些他們不能獨自實現的目標。”[7]列斐伏爾則更強調市民在街道中的信息交換功能,認為街道一直是用來交換言辭與符號的場所。[3]這些都指出了街道對于社會關系中的重要性。

在一些成熟的城市街區,居民樓中的老住戶比例非常高,相互之間的熟悉程度也很高,十數年或數十年如一日,人們之間形成安居樂業的穩定生態。人們的吃穿住用行等日常活動,以及柴米油鹽醬醋茶等需要,基本上都可以在附近幾條街道形成的生活圈中得到實現,比如清晨在街邊買一套煎餅果子,穿過兩條街送孩子上學,下班后乘幾站公交回家,晚飯后去街角的廣場溜達,周末帶孩子在附近的公園休閑……這是大部分市民循環反復而樂此不疲的生活節奏。這樣的街道是日常生活的場域,是家的延伸。

區別于其他類型的街道,著眼于生活服務的街道配置都是面向市民生活的配置,主要包括方便行走的便道、可鍛煉身體的街角廣場、可供集體活動的街心花園和精心設計的道路綠化帶等,以及布局合理的各種商鋪、銀行、五金店和小賣部等。但無論是遛鳥逗狗,還是下棋和閑談,生活服務類街道最重要的元素就是參與和交流。區別于其他類型街道的冷清、陌生和僵化,生活服務類街道是有溫度的街道,處處透露出社區鄰里的親和性。

生活服務類街道利用形成的問題是別具一格的,其中主要是基于個人權利而形成的邊界沖突,許多都是雞毛蒜皮的“小沖突”,也是家長里短關注的“小插曲”,比如為了爭奪廣場舞地盤而引發的糾紛,自行車亂停亂放而導致的擁堵問題,由于寵物隨地便溺而引發的煩惱以及車輛鳴笛而帶來的投訴等。許多問題上升不到法律糾紛的層面,但卻需要基層政府或社區組織予以智慧的解決,需要通過個人之間的自我協調(比如提升道德素養)來解決。

此外,街道還具有其他方面的功能。街道是社會的折射和投影,反映了社會結構和社會關系的脈絡,比如街道上呼嘯而過的名貴豪車與擁堵不堪的公交車就體現了社會的生態。街道也積淀著行動者的情感記憶。“城市人的一生中至少會牢牢記住一條街道,那通常是生養我們的地方。”“城市人以街道作為自己的故鄉”。[8]正是這種深入骨髓的樸素情感,讓人們對生于斯長于斯的街道魂牽夢縈。街道還是政治符號的銘牌,是權力斗爭的戰略要地。領導的警車開道,臨街墻面上的政治標語,街邊樹蔭下停靠的流動警車等,都是政治生態的重要反映。革命活動往往發生在街道,游行示威也是在街道組織和展開的,社會抗爭往往也是從街頭拉開序幕,比如上訪者堵塞交通干道,以求引起黨和政府的重視,甚至“集體散步”也成為典型的抗爭劇目。

三、街道空間的多元治理及其權利均衡

作為城市的血管和神經,街道是典型的公共物品。公共物品具有天然的稀缺性,對稀缺公共物品的利用必須要既要充分保障其功能,又要兼顧平衡不同的權利需求,治理歸根結底是街道空間及其利益的再分配問題。對街道的利用包含著多種多樣的途徑和方式,行動者根據不同的目的運用不同的方式利用街道,形成了不同的規則體系和行動機制。但對街道的治理既有共性,比如所有的街道都需要紅綠燈或斑馬線等交通信號系統,也有差異性,不同街道的管理依賴不一樣的力量,最終形成了不同的結構、過程以及機制等。

 

1.街道的四種利用類型及其多元治理機制

利用類型 行動者主體 資源與配置 目的與訴求 沖突與矛盾 治理機制
交通出行類 上班族、學生、貨物運輸者等所有出行者 路面、護欄、監控設施、交通信號設施 秩序、高效、安全 擁堵、事故風險、焦慮 技術和專業治理

法律規制和懲戒機制

營銷交易類 無店商販、擺攤者、商鋪店主、發小廣告者、街頭推銷者等 路面、商鋪、燈箱、街角、人流 贏利、消費、財產權、市場規則 無序爭搶、臟亂、欺詐、蒙騙 市場和監管治理

制度規范和獎懲機制

休閑商旅類 商務人士、游客、暢游購物者、花鳥文玩愛好者等 建筑、景觀、特色商品或服務、霓虹 享受時光、休閑娛樂、游玩觀光、舒暢 喧鬧、不文明、風貌難以保護、傳統文化消弭 權威和供需治理

構建服務和管制機制

生活服務類 晨練者、廣場舞大媽、閑聊者、接送孩子者、私搭亂建者、亂堆亂放者、遛寵物者等 商鋪、便道、街角、綠化帶、廣場 宜居、便利、??潔凈、交際 爭吵、混亂、???搶占、臟亂 參與和互動治理

多元共商和共享機制

 

(一)交通出行類利用——技術和專業治理

交通出行是街道最原始和最基本的功能。與收費的高速公路等準公共物品不同,城市中的街道是典型的純公共物品,要做到排他是不可能的,因此街道是開放和平等的。人們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去往自己想要去的地方,街道就是不同目的地之間的橋梁。為了更好地利用街道,保障人們的交通出行,提高交通出行的效率,城市街道設置了各種交通信號設施和安全保障設施,具體包括信號燈、斑馬線、高架橋、攝像頭、隔離帶以及安全護欄等。紅燈停,綠燈行,靠右行或靠左行,街道設定了最為簡單的利用規則。無論個人駕駛的是寶馬奔馳車,還是步行或者是騎自行車等,所有人都要遵守統一的交通規則。

街道公共物品的性質導致對其過度利用,典型的后果就是交通擁堵和隨意停放等。就此而言,街道的治理目標非常明確,那就是安全快捷地到達目的地。效率和安全是交通出行的核心目標,相應的,街道的治理任務相對簡單,專業技術性含量非常高,主要是依賴于交通管理部門為主導的專業化的治理。隨著城市交通擁堵的加劇,街道已經成為城市治理的重要聚焦點。無論是建設輕軌地鐵,還是設立潮汐車道,都是著眼于解決交通出行的問題。而且城市管理的智能化程度也不斷提高,更多通過專業技術手段來實現對街道的高效率利用,比如高清攝像頭、人工智能和城市大腦等,街道治理結構的中心主要是由交通科技、城市規劃和信息技術等領域的專家以及交通管理部門等共同組織起來的“知識聯盟”。[9]

(二)營銷交易類利用——市場和監管治理

“市”(集市或市井)原本就是進行市場交易的地方,營銷交易類利用把街道當作商業交易的工具,可以說是回歸了“市”的本源。因為傳統的集市就是在街道上展開的,而且街道還是免費利用的,因此許多攤販寧愿打游擊做流動攤販,也不愿意被政府“管起來”。如果沒有營銷交易類活動,街道就會失去生機與活力,變得死氣沉沉。但由于街道是沒有“主人”的,大量存在著規則未定、權屬不明或權責模糊等情況,社會行動者對街道的利用,往往是先下手為強,對街道進行“無序的搶占式利用”,比如小商販們按照“先到先得”的規矩搶占街道上的有利地形,放置諸如水杯、自行車或圍欄等,以宣示街道空間的歸屬,而街道兩邊的商鋪也總是傾向于把商鋪前面的街道化公為私,用之于擺放器械或桌椅以及商品等。這些似乎都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當人們利用街道來謀求利益的時候,街道反過來也以各自的方式吸引人們,強化自己可利用的市場價值,比如某些街道在社會選擇和市場競爭過程中勝出,成為富有特色的商業一條街。對街道的營銷交易類利用最終遵從著市場“看不見的手”的指揮,而治理的著眼點就是建構公平合理的市場規則,為市場交易提供良好的環境。雖然街道屬于公共產權,不具有排他性,但對街道的利用卻制造了緊張和擁擠,空間分配的不均衡也形成各種矛盾沖突。如同黑社會之間的爭奪地盤一樣,街道也成為利用者之間競爭的對象。比如為了搶占人行道來擺攤設點,許多人不惜大打出手,決定了誰有權利使用街道。攤販和商鋪等利用街道來進行擺賣,但卻影響了市容環境,制造了交通擁堵。由此形成的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的沖突,需要通過嚴格的立法和執法來平衡各方的權益。

(三)休閑商旅類利用——權威和供需治理

街道也具有休閑旅游的價值,是社會審美的對象,也是情感再生產的重要情境。區別于以交通和交易為目的的利用,以休閑旅游為目的的活動主要是對城市意象的符號性消費,而并不直接涉及接到空間權屬以及利益分配。人們在街道中溜達、閑逛和購物等,或漫無目的地閑庭信步,淺斟低唱,或步履匆匆地走馬觀花,浮光掠影,都是體驗和感悟街道及其城市生活的個體化方式。街道上的店鋪、燈箱、廣告牌、雕塑、綠化帶等物質元素建構而成的景觀及其風格等,都會給人們留下獨特的觀感和體驗。滿足情感體驗和審美訴求的街道治理的主要目標,是創造具有“可見性”[6]的景觀與活動。就此而言,街道之間的競爭更像是空間綜合實力的全面較量,包含了看得見的物質元素和看不見的精神要素。

街道空間的規劃、設計和維護等,不是任何個人或市場主體所能完成的,而是需要能夠有效組織與協調相關資源的“政經聯合體”來實施,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城市“政經聯合體”對街道的再定義,而這通常是公共權威單方面定義的結果。[9]就休閑商旅利用的目的而言,大多數人不過是到此一游的觀光者而已,具體的治理主要是規范游客不文明和觀光行為,比如攀爬、亂扔垃圾以及破壞公共設施等。面對現代城市間日益激烈的競爭,街道治理的目標就是想方設法進行城市營銷,提供富有特色和產品和服務,使街道更加具有厚重感、感染性和吸引力,包括利用互聯網技術進行卓有成效的宣傳等。此外,街道的聲譽也依賴于外部群體的宣傳,旅游觀光者尤其是新聞媒體等通過圖片、網貼和微信公眾號等,對街道空間的意象進行表達,會實質性地塑造街道及其城市的形象。

(四)生活服務類利用——參與和互動治理

生活服務類街道是可以輕松購買到油鹽柴米姜醋茶等日常生活必需品的街道,是到處透露出濃郁的煙火氣息的街道。人們不僅從街道上獲得日常所需的各種物品和服務,還利用街道空間開展形式多樣的鄰里活動,展開持續而緊密的互動。但隨著城市化的持續發展,大多數成熟的社區都逐漸形成共同的地域文化、生活習慣、共享空間和聯系紐帶等,因而能夠更好地進行卓有成效的交流和互動,建立更富有親和力、凝聚力和歸屬感的社會網絡。這種對街道空間的利用過程也是重建、深化和拓展社會網絡關系的過程,其中個人可以通過交換信息、表達觀點和提出訴求以及個體或行動等,而參與到街道治理的過程中來,比如舉報街頭犯罪、維護街道整潔和為陌生人提供幫助等。這些充滿了人情味和溫暖感,個人在其中發揮著關鍵行動者的作用。

生活服務類街道說到底是社區需要的產物。生活服務類內容是社區的標準配置,代表著社區的特性及其品質。而社區則是街道發展甚至是繁榮的基礎,兩者同呼吸共命運,休戚與共。人們在社區中安家,從街道中獲得必要的生活服務,個人生活很大程度上與街道提供可能產品和服務的可能性密切關聯在一起。“最好的街道會鼓勵大眾共同參與,”[7]有魅力的街道更離不開社區居民的充分參與。人們出于個人的熱情、責任和利益等,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參與街道的治理,提供了街道治理深厚的社會基礎。相對于其他類型街道中主要是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生活服務類街道的主角是長期固定地利用街道的社區居民,頻繁的互動和交往構成了街道治理的顯著特性。每個人都根據個人分散的知識來為街道治理提供資源,但不同的利益和訴求也形成了廣泛的沖突與矛盾,比如居民侵占綠地的行為所引發的沖突等。

以上只是街道治理機制的典型類型。利用街道的行為是非常多樣的,其中既有合理合法的行為,也有不合理不合法的行為,街道的治理也需要多元化的機制,比如對于所謂“中國式過馬路”、群體性事件的街頭抗議、對街頭流浪漢的救助以及對街頭摔倒老人的搶救等,這些問題究顯然也都屬于廣義街道治理的范疇。

四、小結和進一步思考

眾所周知,作為城市的重要構件,街道的狀況反映了城市的形象,具有鮮明的治理含義。街道和城市是相互匹配的,有什么樣的城市就有什么樣的街道,反過來也是一樣。街道作為城市肌體的血管和神經,延伸到城市的各個角落,觸及到社會中的每一個人,理解城市應當從觸摸和品讀街道開始。街道更是社會的工具,人們利用街道來滿足各自的需求,但街道也是社會的存在,人的活動形成了千變萬化的街道景觀,街道的規模、布局和特性也影響著個人。

空間是非常重要的。場所的意義因人而異,不同的活動行塑了場所的豐富意蘊。不同的社會群體對街道的功能需求是不同的,對街道的認知也就“有著明顯的選擇性偏好”。[10]不同的利用街道的方式,塑造出不同的街道運行模式,進而要求不同的治理機制。具體的治理機制主要定位于如何提高街道空間利用的效率,充分發揮街道的復合功能,協調街道中的人事物及其關系,其中既有政治和法律機制,也有經濟和社會機制,不同的機制都從不同的方面促進了街道的治理。

本研究從經驗上對行動者利用街道的行為進行類型學細分,描述了街道的特性和行動者的偏好,揭示了城市街道的多樣性及其差異性,以及基于街道核心功能及其運行的差異性。街道多樣化的空間形態及其治理機制,為深入理解城市治理提供了具有高度可見性的城市圖譜,也有利于深入把握街道空間的治理技術及其發展趨向。如何才能更好地認識和利用街道,如何才能實現街道空間的良治,顯然還需要繼續進行理論和實踐的深入探索。

 

 

參考文獻

[1]簡·雅各布斯.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M].南京:譯林出版社,2006:26.

[2]B·魯道夫斯基.人的街道[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0:引言16.

[3]Lefebvre.The Urban Revolution.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2003.p18,p19.

[4]蘆原義信.街道的美學[M].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2006:23.

[5]凱文·林奇.城市的印象[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1990:41-44.

[6]段義孚.空間與地方——經驗的視角[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7:143.

[7]阿蘭·B·雅各布斯.偉大的街道[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9:引論3-7,8.

[8]陳村.陳村碎語[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2003:12.

[9]韓志明.街道的多元意象及其治理機制——基于街道類型的空間分析[J].新視野,2018(01):64-71.

[10]趙渺希、鐘燁等.不同利益群體街道空間意象的感知差異——以廣州恩寧路為例[J].人文地理,2014(01):72-79.

歡迎發表評論!

乒乓球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