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昕

2篇文章

戴昕:“守法作為借口”——通過社會規范的法律干預

戴昕

[摘要] 在以社交宴飲為代表的諸多現實場景中,人們的行為有時會受到無效率社會規范的約束。在此類場景中,法律實現行為干預的機制可能是間接的,即通過干擾相關行為的社會涵義,使人們能夠以"守法"為"借口",擺脫無效率社會規范的束縛,并由此改變其行為選擇。這種通過社會規范的法律干預機制可以被稱為"守法作為借口"。"守法作為借口"以法律所具有的表達功能為基礎,其與在傳統理論中受到更多關注的直接威懾機制既存在區別又存在互補。借助交叉學科的研究視角來理解"守法作為借口"這一微妙機制,有助于揭示法律在社會治理中所起到的真實作用,推進有關"法與社會規范"的理論思考,并擴展在實踐中進行制度設計與成效檢討的思路。

創新為什么需要“侵權”?【回應胡凌】

戴昕

2014-09-29?塞博談 和胡凌的態度類似,對基于侵犯既有權利或利益格局的創新,我并不在原則上支持或者反對。法律和公共政策需要思考的基本問題,歸結起來還是有關創新是否有利于提升社會福利,以及實現有利創新是否存在“野蠻生長”之外更合理并且更少冒犯人們公平直覺的模式。   以今日頭條為例,基于智能算法和大數據的移動端個性化新聞閱讀應用,是有關廠商為市場和消費者創造的價值增量。雖然在理念或點子(idea)的層面,該應用談不上有什么開天辟地或范式轉換的原創性——畢竟對于互聯網來說,“DailyMe”概念的提出已經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但通過算法的設計和優化,在中文媒體環境中成功完成”DailyMe“的商業化,今日頭條無疑是中國市場中把看似顯而易見的想法率先落到實處的先驅之一。   如果暫時放下桑斯廷等人對“DailyMe”的憂慮和批評(加劇社會意見撕裂、阻礙開放和明辨的公民視野的養成等)不談,那么今日頭條為消費者提供的個性化新聞信息服務應是有利于提升消費者福利和社會總體效率的:信息爆炸和注意力缺乏的背景下,搜尋成本成為生產成本之外妨礙信息資源有效配置的一個突出障礙,而今日頭條這類應用所提供服務的最終目標是使人們能夠將其有限的時間和精力用于閱讀、利用——而不是尋覓——其最需要和感興趣的新聞、廣告以及其他有價值披露。   相比于創新的社會福利涵義問題,更加微妙、復雜的是胡凌提出的問題,也即本文開頭提到的第二項政策考慮:為什么有價值的創新在互聯網市場中,常常要以侵權的形式出現?胡凌提到互聯網侵權事實上是互聯網的內部革命,然而但凡言及革命,我們都難免要考慮被革命的對象到底哪里出了問題。如果傳統紙媒在數字化革新的競賽中有心追趕卻力有不逮,還可以理解,那為什么包括搜狐、網易、新浪、騰訊乃至鳳凰網之類在內的主流網絡新聞門戶,也都沒能利用自身既有的市場優勢、用戶…

乒乓球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