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子

印子,1988年生,湖北荊州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講師,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基層法治研究所研究人員。主要研究方向:法理學、法律社會學、農村社會學。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16篇文章

印子:鄉土正義的法治困境:田野糾紛的啟示

印子

[摘要] 鄉土正義具有地方性,是建立于人情、面子、勢力等本土生活情境之中的微觀正義。田野糾紛展示出,鄉土正義的嬗變表征出鄉土利益的權利化、鄉土正義基準的混融化和鄉村秩序需求的司法化。鄉土正義意涵的流變,反映了鄉村秩序結構的法治化,農民的法律意識并未從整體上構成現代法治體系的對反,農民正以高度工具主義的態度追逐著法律。鄉土正義的供給系統看似具有層級性,但在農民選擇糾紛解決的法律資源的過程中,正義供給系統的結構部件卻是扁平化的。社會結構轉型使得原有的鄉土正義系統日趨瓦解,凸顯出鄉土良序社會建構的法治困境。

印子:鄉村基本治理單元及其治理能力建構

印子

[摘要] 國家治理與鄉土社會的雙重變奏中,鄉村基本治理單元保持著簡約治理的基本形態。公共資源下鄉的過密化,導致目標管理責任制嵌入基層民主實踐,催生半正式行政結構的科層化。多種張力下的基層治理制度供給,不僅沒有帶來鄉村社會公共性的復興,反而使得鄉村治理走向了善治的反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過程中,村干部理應成為承接公共資源的接點性治理主體,也可能不受監管而墜入鄉村“微腐敗”的溫床。現代國家更好地造福于民,需不斷提高行政村的基層治理能力,初步的構想是,建構行政村的社區福利評估能力、政策釋義能力、組織動員能力和利益協調能力,助推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印子:村級治理的“寡頭定律”及其解釋

印子

[摘要] 村級治理定位為供給公共品、培育現代公民和促進國家政權建設。國家治理轉型和鄉土社會變遷催生出的“富人治村”是鄉村治理嬗變的表象。村級治理在權威結構、資源配置和利益攫取等方面呈現出寡頭特征,灰色利益生產、精英結盟和政治庇護促成寡頭治理再生產。外生性利益輸入和鄉土弱社會成為寡頭治村的形塑要件。村級治理的“寡頭定律”界定出資源下鄉時代鄉村政治實踐的本質特征,寡頭治村的相對固化消解掉村級治理的基本目標。面對普遍存在的村莊寡頭政治,鄉村振興戰略提出后基層治理能力的現代化,超越基層民主建設命題,對以縣為主的地方治理提出深刻而直接的挑戰。

印子:職業村干部群體與基層治理程式化 ——來自上海遠郊農村的田野經驗

印子

[摘要] 鄉鎮治理事務的公共服務取向與繁雜的公共行政事項對職業村干部群體形成制度性需求,農村社會格式化成為后備干部制度有效運作的社會土壤。職業村干部群體的科層化治理體現為權責明晰的行政責任制度、逐級晉升的官僚成長機制和常態化的辦公會議制度。職業村干部群體身處科層化的治理結構中,具有理性官僚的些許特征。農村社會的有效治理,并非僅僅依靠科層制就能實現,基層治理程式化以相應的社會條件和雄厚的公共財政為依托。眾多的治理主體在基層社會治理結構中同樣發揮不可替代的功用,基層社會治理能力的制度創新應通盤考慮相關治理變量。

從歷史拯救法律信仰?

印子

從歷史拯救法律信仰? 印子     美國著名的法律哲學家、法律史學家伯爾曼是中國法學界的一位老熟人,在他的《法律與宗教》(1974)自上世紀90年代初被引入中國之后,“法律必須被信仰,否則它將形同虛設”[1]不僅成為法學論文或法律課程上經常被引用到的法學名言,而且還引發了中國法學界對中國法制建設進程中普遍出現的“有法不依”現象的反思;[2]而之后的《法律與革命》(1983)也在中國法律史學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成為一本被反復引用的法學經典著作。近期,伯爾曼的《信仰與秩序》(1993)也登陸中國,從內容上看,這本書不算太新;[3]但這本書也同樣是重要的,畢竟貫穿于伯爾曼法學思考一生的“法律與宗教”主題在這本書中得到了進一步的闡釋,也許更為重要的是,他還從方法論的意義上以更為直白的方式向西方法學界宣示了“綜合法學”[4]時代的來臨。曾作為哈佛法學院院長的伯爾曼學識淵博,研究視野開闊,他一生著作等身,25部著作和400余篇論文使其位列20世紀最偉大的美國法學家之一。總體而言,法律與宗教、法律與革命和綜合法學是伯爾曼法律思想的核心和靈魂,一以貫之的法律思考命題和公然曉示的法學方法論(甚或可以說是一種新的法學知識進路)共同構成了這位法史大師的思想肖像。面對二戰之后西方法治傳統的信仰危機,伯爾曼開出了重構法之歷史性的藥方,期望通過法律的歷史之維來拯救法律信仰,盡管綜合法學在西方沒有美夢成真,但卻無疑成為了中國在“法治已經變成了一種公眾的信仰”[5]時代下化解法律信仰危機的重要理論資源。從歷史拯救法律信仰或許可以成為一條化解中國法律合法化危機的有益路徑。   一、中世紀的曙光:西方法律傳統的形成 ? 法律史學家對歷史時間的宏觀把握是進行繁雜的法律史資料爬梳的基礎,只有對歷史的發展階段進行了較為清晰的劃分,才能在歷史節點之間展開法律史之網的編織。伯爾曼也無法例外…

乒乓球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