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學偉

7篇文章

翟學偉:中國人的“大公平觀”及其社會運行模式

翟學偉

    公平是人類社會所追求的共同理想。但在歷史的長河中,人們對它的認識和理解卻不相同,也造成了社會建構及其運行模式上的差異。以往對于這一問題的探討主要集中于思想史、倫理學、政治哲學、政治學當中,而在社會學方面,該學科非但沒有討論其價值內涵,反而更關注社會的不公正和不平等,并通過實證資料來獲得其理論的支持。現實社會的不公平促使公平觀在社會進化意義上被賦予了一種進步的意味。也就是說,它通常被看作社會現代化的一個標志,即社會越進步就越應當體現公平和正義。由此作為一個坐標來反觀中國社會的特征,諸如專制、王權、等級、特權、名分等。這些概念都在表明其公平的缺失。而我這篇論文想討論的重點是,中國人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也有自己的公平觀,其影響力不但貫穿于整個中國歷史的進程,而且還始終居于中國文化的最核心的地位;甚至可以這樣說,中國的歷史進程,尤其是近代化以來的重大事件,在一定意義上是由中國社會自身所追求的公平觀導致的,只是過于集中于思想史方面的探討將忽略其重大的社會意義。當然,所謂中國社會的公平觀并不意味著中國自古就有一套統一的公平觀念體系,恰恰是不同流派的爭論所帶來的張力與融合,給中國社會的建構、運行方式及思維特征帶來了持久而深遠的影響。誠然,近代以來,西方的公平正義觀也在深刻地影響著中國,但他們似乎更多地停留于中國社會的表層與制度的設計方面,而積淀于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之中的,依然是自己的傳統。   由于以往有關“公”或“公平”的討論大多集中于思想史、倫理學、政治學、法學、語言學與歷史學本身,其目的只在于厘清中國歷來關于“公”的言論和思想的演變,最多會觸及到制度層面,{1}所以本文試圖探討公平之觀念與中國社會運行是什么關系,抑或中國社會運行是如何為自己尋求正當性的。為了使這種探討能夠順利展開,我有必要對本文研究方式做一個說明與框定。   第一,我認…

人情與制度:平衡還是制衡?——兼論個案研究的代表性問題

翟學偉

[摘要] 人情是中國文化的核心概念,其基本含義似乎與規范與制度相對應。正因為此,當今中國社會寄期望于通過加強制度建設來遏制人情的泛濫。此文通過對大學里一件小事的描述,借助于功能現實主義的方法,將其提升到公設、前提和推論上,對中國社會中的人情運作進行了比較系統地討論。由此得出中國人情與制度的關系并非簡單地一方壓倒另一方的關系,而可以是彼此相安無事的動態平衡。這一特點極易造成社會運行的“名實分離”。在公設層面,人情是中國社會的底色。當它泛濫到制度無法抵制時,社會很難借助于制度本身的修復來加以遏制,通常只能發動周而復始的“運動”,來維持其共存的動態關系。以上這些特征可以回到個案層面同其他以制度為底色的社會進行比較。另外,本文借此還對個案如何具有代表性以及如何上升為抽象的理論議題進行了討論。

社會學的轉向

翟學偉

[摘要] 西方社會學是在特定的歷史背景中成長起來并服務于政府與其他社會組織的社會科學,因此它的知識傳統具有一種職業性的立場。比較其他相關學科,這一立場導致了社會學很難給普通個體帶來什么收益,由此社會學不是像它自己聲稱的那樣有使個體增益的用途。若想改變這種局面,社會學需要重新認識社會結構與行動之間的關系,發展出一套演繹性的知識體系。而社會交換論及其延伸是這一轉向的前兆,它給個人立場的社會學以希望,也為中國本土研究重構這一立場帶來了契機。

臉面運作與權力中心意識——官本位社會的心理機制研究

翟學偉

中國人的臉面觀 臉面觀是海內外許多學者對中國人心理與行為特征的基本認定,①而我們對這一問題的認識越深刻,就越可以體會到,官本位在中國不僅是一個政治性的、歷史性的抑或文化性的問題,而且也是一個心理機制的問題。 那么,什么是中國人的臉面觀呢?由于不同學者對這一問題持有不同的看法,因而并沒有取得一致的觀點。依照筆者的看法,臉面觀是中國人文化心理的一個隱喻。在中國,“臉”的基本含義可以表述為一個單位行動者(包括個人、群體、組織、社區、機構等)根據(為迎合)其所處的社會圈所認同的行為標準,比如道德規范、禮義廉恥、社會風尚、地方習俗乃至群體內部的規則等,而表現出來的自身形象。而當這一自身形象展現后,自然會受到來自該單位行動者所處社會圈的各種反應,諸如議論和評估。所謂“面子”就是該單位行動者根據他人的正反面評價而形成的自我感受和認定。其中正面的自我認定叫“有面子”,也就是由此表現獲得了良好的名聲、聲譽、社會贊許或感到光彩;負面的自我認定叫“沒面子”,也相當于名譽掃地、斯文掃地、無地自容、羞愧難當,抬不起頭來之類。因此從理論講,一單位行動者的“面子”有無或大小,是根據其“臉”的展示情況而定的。一個人要想獲得良好的社會贊譽,首先他得自己行得正、坐得直。可以說,儒家所謂的“君子人格”以及對“修身”的反復強調,如今中央多次要求共產黨員及各級政府要加強自身道德建設或者要進行廉政、守法教育等,其目的就是要通過官員的以身作則,即形象的塑造來贏得民眾的好評。 但這一理想型的臉面觀在現實運行中會遭遇許多問題。其中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由于受官本位制度與心理的影響,中國人的臉面觀很容易走入一種更為勢利的心理機制中去。我們先來設想一下,一個社會要想實現從一單位行動者的自身表現出發來得到他人可能出現的正反議論,首先要假設這個社會是一個暢所欲言或者民意暢通的社會。如果人們有不同意見可以表達,或者不必顧慮得罪什么人,那…

中國人的“大公平觀”及其社會運行模式

翟學偉

公平是人類社會所追求的共同理想。但在歷史的長河中,人們對它的認識和理解卻不相同,也造成了社會建構及其運行模式上的差異。以往對于這一問題的探討主要集中于思想史、倫理學、政治哲學、政治學當中,而在社會學方面,該學科非但沒有討論其價值內涵,反而更關注社會的不公正和不平等,并通過實證資料來獲得其理論的支持。現實社會的不公平促使公平觀在社會進化意義上被賦予了一種進步的意味。也就是說,它通常被看作社會現代化的一個標志,即社會越進步就越應當體現公平和正義。由此作為一個坐標來反觀中國社會的特征,諸如專制、王權、等級、特權、名分等。這些概念都在表明其公平的缺失。而我這篇論文想討論的重點是,中國人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也有自己的公平觀,其影響力不但貫穿于整個中國歷史的進程,而且還始終居于中國文化的最核心的地位;甚至可以這樣說,中國的歷史進程,尤其是近代化以來的重大事件,在一定意義上是由中國社會自身所追求的公平觀導致的,只是過于集中于思想史方面的探討將忽略其重大的社會意義。當然,所謂中國社會的公平觀并不意味著中國自古就有一套統一的公平觀念體系,恰恰是不同流派的爭論所帶來的張力與融合,給中國社會的建構、運行方式及思維特征帶來了持久而深遠的影響。誠然,近代以來,西方的公平正義觀也在深刻地影響著中國,但他們似乎更多地停留于中國社會的表層與制度的設計方面,而積淀于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之中的,依然是自己的傳統。 由于以往有關“公”或“公平”的討論大多集中于思想史、倫理學、政治學、法學、語言學與歷史學本身,其目的只在于厘清中國歷來關于“公”的言論和思想的演變,最多會觸及到制度層面,所以本文試圖探討公平之觀念與中國社會運行是什么關系,抑或中國社會運行是如何為自己尋求正當性的。為了使這種探討能夠順利展開,我有必要對本文研究方式做一個說明與框定。 第一,我認為任何思想家的言論都不能作為一種學科意義上的理論假設來看待,而…

乒乓球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