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慧瑜

中國藝術研究院電影電視藝術研究所副研究員

2篇文章

張慧瑜:文學與生活的辯證法

張慧瑜

文學與生活的脫節 “文學與生活”是一個經典命題,也是具有時代特色的話題。在 20 世紀劇烈變動的歷史中,“文學與生活”始終處于緊張關系,一方面發軔于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新文學需要表現具有現代啟蒙價值的新生活,另一方面長期被封建、貴族、精英文學所遮蔽的廣大的普通人民的“新生活”又給文學提供了新天地。也就是說,這里的文學是一種表達世界觀、價值觀的新文學,而生活也是一種朝向人民和基層的新生活。這種“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創作理念是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的體現,也是新文學所承擔的現代使命和歷史責任,即讓普羅大眾也接受現代精神,并成為中國現代化轉型的歷史主體。 20世紀是中國發生深刻變革的大時代,從五四到抗戰,到新中國成立,再到20世紀80年代,文學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經常走在時代前列、引領社會發展,很多最新的理念和價值觀都是借文學來引風氣之先。一般來說,代表著時代進步力量的文學革命是社會革命、政治革命的先聲。正如20世紀80年代是傷痕文學、反思文學為改革開放提供了思想、知識上的合法性,隨后才是社會經濟領域的變革,以至于文學家、藝術家成為獨領風騷的文化英雄。這種現象在20世紀90年代發生了根本性變化,文學很難對現實生活做出整體性的描述,純文學、嚴肅文學作品也再追求與時代“同呼吸,共命運”的效果,處在滯后于時代發展、與生活脫節的狀態。 這種脫節的狀態延續至今,可以從三個方面感受到。一是新聞比文學更超前。如前一段時間有中國在肯尼亞修建蒙內鐵路的消息,這則新聞帶出了豐富的時代信息,中國正在向非洲等第三世界國家提供從鐵路、火車等硬件到運營、管理等軟件的全方位服務,這對于中國來說,是一種新的國際經驗,中國人借助“一帶一路”幫助非洲實現工業化,這是一種非常新鮮的中國故事。二是非虛構寫作比虛構文學更過癮。近些年如梁鴻、黃燈等非職業作家對中國農村的呈現比很多鄉土小說更真切地展現當下中國的鄉…

張慧瑜:《戰狼2》的“奇跡”背后

張慧瑜

大眾文化工業系統與主流價值觀的契合 《戰狼2》不是一部標準的主旋律制造,題材也不是經典的紅色革命歷史,而是完全由眾多民營影視公司與國營公司聯合出品,講述的是中國退役特種兵在非洲拯救難民的新故事。 從80年代以來中國電影就處于一種文化分裂之中,這體現在商業片與主旋律的區分上。隨著文化反思和電影體制的轉型,大部分國產片追求商業和票房價值,主旋律則負責傳遞主流價值觀。這就形成了一種奇觀的文化現象,商業片完全追求娛樂化、通俗化的效果,仿佛商業片不該傳遞價值觀,或者說八九十年代的商業片經常傳達一種反價值觀的價值觀,如根據王朔小說改編的電影所攜帶對主流文化的反諷效果。與之相對,表達價值觀成為主旋律的文化專利,只是主旋律的出路不是市場,而是90年代出現的各種政府類評獎。這種主旋律與商業片“彼此不兼容”的現狀,造成《戰狼》系列從第一部開始就因其愛國、軍人等主旋律的“人設”而嚇跑很多電影投資人。 新世紀以來電影產業化改革使得電影生產徹底實現市場化和民營化,這種以市場為核心的生產、放映體制極大地促進了中國電影產業的崛起,也出現了不同的電影商業類型,如古裝武俠大片、青春片等。在這種大背景下,主旋律也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商業化嘗試,如使用商業大明星、商業片導演來拍攝主旋律,《建軍大業》就是這類主旋律商業片化的典范。與這種主旋律與商業片嫁接的方式不同,《戰狼》系列代表著另一種傾向,這就是商業片主旋律化,也就是說民營資本投資的商業片也主動參與、拍攝帶有主流價值傾向的電影,如《集結號》(2007年)、《十月圍城》(2009年)就是成功的例子。這表明兩種變化,一是80年代所形成的反價值觀的價值觀邏輯日漸失效,二是一種市場化的商業邏輯與主流價值觀的內在要求逐漸合流。 從這個角度看,《戰狼2》的大獲全勝,標志著新世紀以來電影產業化改革所培育的市場化的文化工業系統與國家所倡導的主流價值觀之間形成了配合關系,就像好萊…

乒乓球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