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旭東

學者簡介:趙旭東 ?著名社會學家、人類學家,現任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人類學研究所所長,是中國著名社會學家、人類學家、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費孝通先生的晚年入室弟子,深得費氏真傳。在城鄉社會學、法律社會學、政治人類學等領域均有突出貢獻。主要從事政治人類學、法律社會學、社會理論與本土方法論、鄉土社會研究、文化與認知研究。代表作:《文化的表達——人類學的視野》《法律與文化》等。 ●1998年7月,法學博士;專業方向:城鄉社會學;博士論文題目:《鄉土社會的權威多元與糾紛解決》;論文指導教授:費孝通;學位授予單位:北京大學 ●1998.7-2002.11,北京大學社會學系講師 ●2002.11-2003.4 英國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人類學系“王寬誠獎學金”,訪問學者 ●2003.4-2003.4?荷蘭萊頓大學法學院馮·沃倫霍芬研究所(Van Vollenhoven Institute of Law, Government and Development)訪問學者 ●2003.5-2005.5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講師 ●2005.1-2008.1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社會學系副教授 ●2006.9-2011.8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社會學系系主任 ●2007.1-2011.8 《中國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執行主編 ●2008.1-2011.8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社會學系教授 ●2011.9-?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人類學研究所所長      

1篇文章

趙旭東:“田野八式”與人類學的田野研究方法

趙旭東

[關鍵詞]人類學;田野研究方法;田野八式 ? 田野工作是人類學從事實際研究的基本功,也是社會科學經驗研究的必備知識。借助我自己田野研究的經歷以及授課經驗,貢獻一下從我自己的角度所理解的人類學的田野工作究竟意味著什么。我認為做研究跟生活、工作一樣,都需要工具,人類學提供的就是一種展開實地田野研究的工具。但這工具又不是簡單的工具本身,實際上任何一個工具背后都是有哲學的,如果沒有背后的哲學,肯定發展不出精致適用的工具,盡管這種哲學不一定都是能夠明確寫下來的。比如車輪為什么是圓的這樣一個問題,最早的人類可能沒有想到車輪可以是圓的,后來隨著人類認識能力的提升,才發現車輪做成圓的會比較好。各種工具背后所隱含的哲學思想是什么,這可能就是各大文明史研究的一部分。同樣,在中國,因為有了毛筆這個工具,才培養出中國那套“士”的風范,或者至少是一個影響的要素。現在我們每天都像工人一樣在敲文字,智能化的工具越來越缺少毛筆的那份儒雅的魅力,這也可能是使得日常的生活變得單調、無聊和乏味的原因之一吧。 ? 回到我們今天討論的主題上。在人類學研究中,方法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這里要論述的田野研究方法,它成為了現代人類學的看家本領。顯然,人類學跟別的學科不一樣是因為它有“田野”,其他的學科學習這種田野工作的方法,就變成了各種人類學的不同分支,法律人類學當然也不例外。只要是在談到這個田野工作的方法的時候,每個人類學家都可以很自豪地對別的學科的人說:?“那是我的田野,我待了一年,你沒有吧,那就得聽我的”。   說到田野研究方法,我想,最好的方法和工具都應該是屬于自己專門制造出來的。但方法上也存在一些共性的問題。這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問題是,什么是人類學的田野工作??實際上很簡單,那就是你要在現場,這是人類學的一個基本原則,特別是針對現代的人類學而言。在這一點上,人類學家不同于社會學家,人類學家要去感受,可…

乒乓球排名